joujinkata

好像又掐起来了

赭岩舰长的猪,我姑且认为你不是故意挑事的是真想要一个解释。
撒妙与米罗无关,不打米罗标签,这事很难理解吗?这事需要解释吗?
我也很好奇,为什么你们要逼着米饭看撒妙?到底多大仇多大怨往米罗标签扔垃圾?
赭岩舰长的猪,如果你没有恶意,请自觉删帖。谢谢

最后一发生贺礼物,发个隆米本子

青冥:

自扫,还没来得及翻译 


链接:http://pan.baidu.com/s/1hrIVN4w 密码:340n







小粮仓:

【资源,撒隆米图包,2016.12更至2000多张】度盘下载链接>>>http://pan.baidu.com/s/1clBrRK

内容:

1.双子米图+漫画

2.相关CP作者画的一些撒、隆、米单人图

3.相关CP作者画的一些撒、隆兄弟图

4......

细分类,所以子文件夹较多。90%以上是一手图,谁是谁、腐向还是正常向、AB还是BA都直接根据作者明示、间接根据作者属性来标注,不KY、不想当然,发现错误陆续修正。


替嫁新娘(32)

网上闲人:

黑漆马车在落日余辉的映照下驶入了阿利维城堡,加隆和米罗并肩站在台阶上,等待着着越来越近的马车,他们身后,二十个仆役雁翅排开。


当那个苗条的金发青年跳下马车时,米罗体内混杂着紧张的兴奋感提升到了极点。


我的对手,平生遇到的最强的对手到了!


他的唇微妙地上弯了一个小小的弧度,露出一个蕴含着神秘气息的微笑。


沙加·德·阿朗本能地感受到了来自台阶上、投向自己的有些异样的视线,他抬起头,目光刚好捕捉到那神秘微笑的残影。


奇怪,那眼神、那笑容好象在哪里见过……


他的脑中闪过让他诧异的一念,但当他凝神再细看时,眼眸中只印下了蓝发女孩温柔甜美的微笑。


是我看错了?


沙加微蹙起了眉尖,但只一个转念他便把疑问抛在了脑后。


我的确看到了,那谜一样的微笑,它曾留在我记忆的深处……给我一点时间,我会想起我究竟在哪里见过它……


如果有双翼,这人就是天使了!米罗带着赞赏的目光凝视着金发青年优美的身姿。


青年的身材高挑修长,细瘦而结实,容颜精致秀美,微扬的俊眉下,长长的金色睫羽半掩着一对如碧海般深邃的蓝眸,白瓷一样的肌肤纤薄得仿佛能看到下面的毛细血管,红润的双唇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起清晨带露的玫瑰。划着优美弧度流泻至腰际的纯金发丝更给青年增添了华美的韵味。


与加隆完全不同的美貌啊!米罗暗叹道,如果说加隆是堕天使路西法,那么这个青年应该就是最光耀的炽天使米迦勒,有着神样的光辉!


“嗨,别看得走神了!”旁边的加隆满含妒意地轻推了一下米罗。


米罗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你吃什么醋啊,我只是象在欣赏一副名画一样欣赏我的对手……”


他的声音顿了一下,注视沙加的目光转到了沙加刚扶下马车的一位少女身上,“果然是如珍珠一样的美人。”他喃喃道。


站在沙加身旁的少女是一位美得让人难以置信的娟秀佳人,她体态诱人,婀娜多姿,秀发是月色一般的淡金,如轻柔的羽毛一样蓬松地垂到颈窝,莹白的肌肤细腻光润,颧骨上有着淡淡的玫瑰红晕。她的脸是惹人爱怜的心型,眼眸是湖水一样碧绿,纤巧的鼻翼下,优美的绯色唇弧逸动着温婉的微笑。


加隆的身子微颤了一下,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看见曾痴恋不已的身影,他的心还是忍不住狂跳了一下。刹那的失神让他没留意到米罗微带深意的含笑的一瞥,当他回过神来时,米罗已开始向台阶下走去,他连忙跟了上去。


“沙加,玛格丽特小姐,卡特琳小姐,你们再次光临我的城堡让我深感荣幸。”加隆把手轻放在了米罗的腰际,“这位是我的新婚妻子,朱丽叶特夫人,她是第一次见到你们。”


“我很高兴在这里接待我丈夫的朋友。”


米罗甜美地微笑着,他确信他看到了艾吉隆公爵小姐脸上一闪即逝的痛苦,而她身旁的卢伏瓦男爵小姐眼中的敌意更是毫不掩饰。


我是不是在无意间破坏了一桩完美的婚姻?他的心刺痛了一下。


“亲爱的,这位是艾吉隆公爵小姐。”加隆以自制的声音说道。


“我听爵爷谈起过您,”米罗握住了艾吉隆公爵小姐的手,“您的美貌令人倾倒。”


“哪里,”艾吉隆公爵小姐状似无意地瞟了一眼微抿着嘴角的加隆,“朱丽叶特夫人才是光彩照人呢。”


她的自制力很好啊,米罗带着赞颂之意打量着眼前的佳人,她的魅力就在于她天使般温柔娴雅的神情,这比她无瑕的美貌更令人心醉。不过她指尖的冰凉还是泄露了她内心的紧张……


“这位是卢伏瓦男爵小姐,艾吉隆公爵小姐的表姐。”


“很高兴见到您,男爵小姐。”对于对自己明显有敌意的人米罗懒得多费话。


但那位脸带鄙夷之色的男爵小姐显然不肯放过他,她冷冷地上下打量着米罗,“我还以为弗莱西尔伯爵娶了一位天仙,却原来竟是这样一个身材干扁、黑皮肤的粗俗丫头!”


她不顾场合的肆意侮辱令加隆的脸黑了一大半,米罗适度地微垂下头,露出一副深受伤害的表情。艾吉隆公爵小姐这时也慌了手脚,她刚想开口说点什么来弥补表姐造成的恶劣影响,身旁的沙加开口了,“朱丽叶特夫人不要介意,卢伏瓦男爵小姐一向眼神不大好,而且她常常搞不清粗俗和高贵这两个词的区别。”


沙加的话让先前气势汹汹的卢伏瓦男爵小姐一下子被打蔫了,她不敢得罪这位显赫的大贵族,更怕这位心中的白马王子讨厌自己,只得畏缩地退到了后面。


而沙加出乎意料的相助也让米罗很有些意外,他犀利的言锋更是让米罗颇为惊喜。


不管他是不是我的敌人,我都喜欢他!


“不用加隆介绍了,我来自我介绍吧,我是沙加·德·阿朗,是加隆的朋友,如果加隆不反对我这样说的话。”沙加微微鞠躬,执起米罗的手,“朱丽叶特夫人,能与您相见是我极大的荣幸。”


他优雅地亲吻着米罗的指节,当他直起身时,两人的目光交织到了一起,“我的朋友都叫我沙加,希望我们也能成为朋友。”


米罗腼腆地一笑,“请叫我朱丽叶特。”


虽然知道米罗是在演戏,但他与沙加相视而笑的神情还是刺激了加隆,他不由自主收紧了放在米罗腰际的手指。而米罗却恍若未觉,他的注意力集中到了沙加胸前的一个别致的胸针上,鲜红的玛瑙镶嵌而成的等边十字架上缠绕着金色的蔷薇。


我想我见过这个十字……


当客人们前往事先准备好的客房暂做歇息时,米罗和加隆也回到了二楼的主卧室,米罗带来的侍女艾伦正在那里等候他们。为了方便掩饰米罗的身份,回城堡后加隆就把艾伦还给了米罗。按照事先商量好的,他们也对艾伦隐瞒了两人相爱的事,毕竟这种惊世骇俗的恋情实在不宜有第三人知道。


挥手让艾伦退下后,两人开始谈论起沙加来。


“他是什么口风也不露啊,明明是撒加派来的,却装着没那回事似的。”


“这样很好啊,过早摊牌的话大家都不自在。再说,他还在对我进行观察,没有确切的把握前我想他什么都不会说的。”


“你今天看他的眼神让我很不高兴。”加隆从身后把米罗抱住,不安份的唇亲吻着米罗的耳背和颈窝。


“这是吃醋的时候吗?”米罗反手勾住加隆的脖子,“有时我觉得你比我还要孩子气。”


他微叹了口气,“这是第一次见面,我怎么也得给阿朗公爵留下一个新嫁娘的好印象。我不知道我能够骗得了他多久,但我想尽一切可能做得让他挑不出错来。”


卡妙在短短两天之内识破自己让米罗意识到自己先前做得并不完美,如果想要骗过这位目光更为敏锐的沙加,显然自己还得更加努力才行。模仿女子的一举一动还只是外在的,自己那完全不同于女性的锋利的气质才是是否会暴露身份的关键,这就意味着必须时时注意把锋利的气质内敛隐藏起来。虽然很别扭,但也是没办法的事。


“我知道你是对的,但我心里就是觉得不舒服。我想让你的眼里永远只有我的影子……”加隆轻轻搬过米罗的脸,温柔的唇轻触着米罗的脸颊,垂下的发丝撩抚着米罗裸露的脖颈。


“加隆,正事还没谈完……”


米罗刚想推开加隆,加隆环绕他腰际的手臂突然收紧了。


“我喜欢用唇来爱你……”


随着他挑逗的话语,加隆的唇覆上了米罗的唇,温柔的唇瓣与狡猾的灵舌诱哄米罗参与情人的游戏。米罗的头开始晕眩起来,宛如喝下了一杯醇酒。在他的神智有些茫然时,加隆已就势把他的身子转了过来。


“这是我品尝过的最甘美的唇……”


他继续说着让米罗既难为情又亢奋的话语,他的手从他的腰际慢慢地上滑到背心,轻轻地在上面画着小圆圈。米罗微醉的眼眸痴迷地凝视着加隆诱人堕落的俊颜,受到鼓励和好奇心的驱使,他开始模仿他移动起自己的唇来。加隆斜过头更深地吻着米罗,激荡全身的快感令米罗的理智有如漂浮在欲望的汹涌大海上的一叶小舟,他的手臂不由自主地抱住了加隆宽厚的背。


激烈而甜蜜的亲吻过后,加隆仍紧密地拥抱着米罗,他的唇温柔地吻着米罗的脖颈,米罗的额头软软地垂到了他的肩头。


“我爱你。”加隆在米罗的耳边低吟着。


米罗微抬起眼帘,“我也爱你。”


现在说这话他已不怎么感到难为情了。


“我刚才好想做下去……”


“我知道,可你忍住了,这让我很高兴。”


“那么今晚我睡在这里好吗?”


“当然可以。”米罗笑了一下。“你不睡在这里的话,沙加要起疑的。”


“是因为沙加的缘故才答应让我睡这里的呀!”加隆有些不服气,“不过你同意了我还是很高兴!想着终于能抱着你睡我觉得好幸福!”


“谁说我同意你抱着我睡?”米罗仰起头,板起了脸。


“那你刚才不是……”加隆有些懵了。


“我是说过同意你睡在这个房间,可我没说要和你睡一个床呀。”


“那……那你让我睡哪里呢?总不会让我睡地上吧?”


“这个主意不错,”看见加隆脸色微变,米罗在心底坏坏地一笑,“你要是不愿意,那就我睡地上吧!”


加隆马上反对,“不!还是我睡地上,我的身体比你强壮,地上冷点没关系。”


米罗扑哧一声笑出声来,“我骗你的!你这么乖我怎么可能让你睡在地上呢?”


加隆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我就知道你不会那么狠心!”


“先说好,你要老老实实什么也不做。要不然我一脚把你踹下床!”米罗故意立起眉毛恶狠狠地说道。


“嗯!嗯!我什么也不做,只是给你当暖被!”加隆一边答应一边趁机偷吻米罗的唇。


两人正在嬉闹,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伯爵大人,伯爵夫人,该准备去餐厅了。”